相关文章

“共享办公室”亮相上海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jlhsyx.com/

    去年一年间,不同企业混在一起办公的“共享空间”相继在上海出现,并迅速成为因“房租成本太高”而受挫的创业者的刚需。

    虹口区哈尔滨路附近,有一栋高层建筑:虹口SOHO。这里的一二楼如今开辟成共享办公空间,可以一个工位按一周结算租金。春节前,一楼几乎租满,供不应求。

 

    “共享办公”有两种形式:一种是长桌长椅,好几个座位,别家企业的员工可能就坐在你对面或旁边。还有一种相对“封闭”,单独一间间玻璃房,俗称“包间”。包间价格相对贵,但私密性好。

 

    有租客问,能否给自己包间的玻璃墙上开一扇窗?答案是“不可以”。能否把包间里标配的桌椅,换成自己的老板桌、老板椅?答案是“不可以”。凡是公共区域,租客们一律不能动。

 

    严格的管理,让这里的整体环境舒适整洁。租客们赞不绝口的第一项是洗手间。比照酒店标准,一直保持干净卫生;第二项是“高大上”的会议室,装修设计都花了功夫。

 

    租客们决定赶谁走

 

    去年4月在上海起步的“方糖小镇”,专做共享办公。一年间,已经在上海、成都有12家连锁社区,10000多个工位。

 

    如果你是“方糖小镇”的租客,那么签租房合同时,可能会惊讶地发现这样一条规定:如果你的行为太让人讨厌,只要这里超过20%的租客投票通过,就可以把你赶走。

 

    这样一份《方糖小镇自治公约》,所有租客都签了名。真的有一名租客行为过于恶劣,常常因一些小事与人争执,又爱在公共区乱堆杂物。结果,方糖租客开始投票,表示要赶走他。

 

    方糖小镇CEO万里江说:“取名叫小镇,是因为我们想营造一种人与人信任的社区关系。我喜欢找到气味相投的创业者,大家像家人一样扶持着共同向前走。”

 

    有一位租客是这样表达的:创业者是孤独的,尤其是遇到困难时,每当看到共享办公室里,还有那么多创业者仍然在奋斗,那就是最大的激励。

 

    感受到创业的热度

 

    有创业者算了一笔账:此前租的是上海传统商住楼,地段一般,10人间,60平方米,月租金约3万元。装修环境并不好,还需要自己请保洁员,再付物业管理费和水电等费用,每个月的花销将近5万元。

 

    而在共享办公室里,按照每人每月一两千元算,会议室免费,清洁员免费,前台免费,几乎没有额外成本,花销省了一半以上,确实划算。

 

    另外,企业一直在扩张,从10人到20人再到40人,传统的租房方式难以应对,共享办公的灵活性,确实适合流动大的初创企业。它还有一个优点被租客们津津乐道:左邻右舍都是我的潜在客户,搬入这里,人脉忽然就有了。

 

    比如,做星座APP的王健在方糖小镇租了4个工位。坐在他旁边的创业者是做婚恋APP  的,现在对方的婚恋写手,同时也帮王健的星座APP写文章。王健前方的座位,是一个设计类创业者,有一次看到王健手机上的星座页面不好看,主动提了很多设计建议。“在共享办公空间中,你能感受到一种创业的热度。”

 

    刷卡才能用的打印机

 

    共享办公的缺陷也是明显的。排在首位的是安全问题。有人担心保密文件或重要财产,共享办公的环境人太多太杂。不过如今是互联网时代,各种云端储存和网络支付方式,让这个缺点越来越不突出了。

 

    商业秘密,也要用心保护。这里每一个楼层共享一台打印机,共享办公的打印机都选了比较昂贵的那种——每一次去打印机处取纸,租客都需要刷一次自己的身份卡。

 

    此外,公司之间还存在竞争。据说,有一家IT企业,在某个共享办公空间租了几个月,不得不搬出去重新租传统的办公室。理由是“自己的程序员,被办公室的竞争企业挖走了”。

 

    “我觉得研发类、设备类,以及程序设计的公司都不适合共享办公。他们就该在一个封闭环境里‘藏着掖着’。”一位租客总结。但记者发现,同一个空间里没有重复业态的企业。

 

    还有租客表示,如果不能随意使用公共区,不能随心涂写,企业就缺少展示个性的空间。一个文化公司的创业者斩钉截铁地说:“两三年以后,如果我的团队发展到40人以上,共享办公再好我也会搬出去,因为我要发展自己的企业文化。”

 

    大公司也瞄上共享办公

 

    现在上海的共享办公,由房地产商主导。对房地产商来说,共享办公只是业态调整的手段。现在实体商铺不景气,大租户越来越少怎么办?开辟几个楼层,工位散租,吸引人气。

 

    另外有一些成熟的大企业,也“瞄”上了共享办公。比如,有的在浦东张江的大公司,在市中心地段只租一两个工位,专门安置商务拓展的岗位,方便这些人跑业务。

 

    而方糖小镇管理者也表示,他们会专门保留几排开放工位,给一些移动办公者,未来可以按小时计费,如记者、营销员、律师等。

 

    “现在许多移动办公的人,会找一家有无线网络的咖啡馆。其实咖啡馆的环境并不适合工作。”有专家称,共享办公的灵活性,现在远没有用足。

 

    有家大型国企的一个部门,租赁了共享办公整层近100个工位。原因是他们正在搬家,新办公室需要装修,于是半年租在共享办公空间里“过渡”。

 

    多家共享办公团队都表示,这个领域正在从“蓝海”变成厮杀的“红海”,所以大家会不自觉地采取错位竞争。有人喜欢专业酒店的高档服务,也有人喜欢熟人关系的温馨社区,但不管哪一种,共享办公做到最后,拼的就是服务,其本质是在打造一个人与人之间的“社群关系”。

 

    (《解放日报》4.11 龚丹韵)